深圳手表价格部落

【历史】上海手表的古老历史

上海现代钟表珠宝商会2020-09-16 06:18:19



中国的钟表文化可以说是源远流长。其中钟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代的计算时间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水钟。水钟在中国又叫做“刻漏”,“漏壶”。根据等时性原理滴水记时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利用特殊容器记录把水漏完的时间(泄水型),另一种是底部不开口的容器,记录它用多少时间把水装满(受水型)。中国的水钟,最先是泄水型,后来泄水型与受水型同时并用或两者合一。自公元85年左右,浮子上装有漏箭的受水型漏壶逐渐流行,甚至到处使用。

在水表出现以前,人们是怎么计算时间的呢?

在没有钟表以前,古人就是用水和火来计时的。根据记载,我国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一种滴水计时的“刻漏”,又叫水钟。

古代有一种刻漏,主要由几个铜水壶组成,又叫“漏壶”。除了最底下的那个,每个壶的底部都有一个小眼。水从最高的壶里,经过下面的各个壶滴到最低的壶里,滴得又细又均匀。最低的壶里有一个铜人,手里捧着一支能够浮动的木箭,壶里水多了,木箭浮起来,根据它上面的刻度,就可以知道时间。

那么水钟是如何运作的呢?其工作原理是利用水量来测量时间。水钟有大、中、小三个容器。把水注入最上面的、也是最大的容器中,水就会自动往下流。当最下面的、最小的容器中的水位不断升高并达到一定高度时,容器中的木条触动方木,方木中的小金属球就一路向下滚动,触动与铜锣、鼓和钟相连的大球。因而,每20分钟铜锣响一次,每100分钟鼓响一次,而每两小时也就是一个时辰,钟就响一次。在钟响的同时,水钟窗口也会显现出代表十二个时辰的标志形象。

除了水钟外,古代还有很多用于推算时间的方法。

燃烧计时也有悠久的历史。我国古代有一种“火闹钟”:把香放在一个船形的槽里,在香的某一点,用细线系上两个铜铃,横挂在放香的小“龙船”上。香从一头点起,烧到拴细线的地方把线烧断,两个铜铃就落在下面的金属盘里,人们听到响声,就知道预定的时刻到了。

现在人们仍然使用着“火钟”:引起炸药爆炸的各种导火索都是火钟,从点火到爆炸的时间是由导火索的长度决定的。

太阳的东升西落告诉我们地球在不停地转动。这也是一种比较稳定的运动。自古以来人们还利用这种运动来计量时间。人们制成了日晷〔guǐ〕,这是一种“太阳钟”,它是利用日影的运动来指示时间的。不过,在阴天和夜晚,"太阳钟"就不起作用了。所以古代计算时间的较为模糊不准确。

古时候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这一点可以在他们寻找参照物来推算出时间就能看出那么他们是怎么推算的呢?

首先找一枝香,先用尺子量出它的长度。点燃五分钟以后,再量一下它的长度;过五分钟以后,又量一次。量了几次以后,你会发现:在没有风的情况下,香的燃烧速度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根据实验所得到的燃烧速度,比如,每五分钟燃烧掉1厘米,就可以在同样的香上每隔1厘米刻上一个刻度。这样,就成了一把测量时间的“尺子”了。只要看看香烧掉的长度,就可以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

利用水流,也可以计算时间。

找一个空酒瓶子,灌满水以后,倒立过来,让水流出去。反复做几次,水流完的时间总是一定的;第一次用几秒钟,第二次还是几秒钟。

流动的水和燃烧的香为什么可以作为测量时间的“尺子”呢?因为水的流动和香的燃烧都是一种运动,时间和运动有密切的关系,只有通过运动才能表现出流逝的时间。因此,量度时间离不开运动。



那么我们会问:我们中国自己的手表历史呢?

1958年7月1日,首批量产的上海牌手表在第三百货商店上市,《解放日报》报道了盛况:'还没有开始营业之前,门外就有很多人等着购买。九时正,该店铁门打开以后,买表的人就一拥而进。100只17钻长三针防水手表,很快售光......'

这批手表因机芯型号得名A581,当年生产了13600只,售价60元,周恩来总理也买了一只,一直戴到去世,后来A581又生产了多批。如今,早期的A581是手表收藏界的新宠,品相好的真货售价高达3000元。有50年制表经验的68岁老工程师张季尧,现在常被请去给各式老上海牌手表'掌眼',他告诉记者:'假的太多了,A581楼宇型'上海'商标制作工艺是从腐蚀法过渡到压制法的。现在很多的所谓早期表,商标都是直接用模具挤压出来的。


前几年,上海牌手表合作方,在上海各个旧表店里收购了数千只A581手表,拿到香港复刻了表面表壳,用原机芯整合成1000只经典怀旧版的上海牌手表,每只卖1980元,现已升到3354元。产品在市场露面后,被香港'老克勒'一抢而光。 这是个意味深长的现象:许多人对新式的上海牌手表并不感冒,却孜孜以求A581这样的老式表,虽然前者更漂亮、更耐用。 '对我们而言,上海牌手表不仅是一种商品,而是有关生存的记忆载体。'一位报社评论员这样说。外表与质量都是有价的,而记忆与情感无价。所以那些名表很少推出新款,总是有意无意地强调着'稀缺性'与'传承性',如瑞士名表百达翡丽的广告语:'您从未真正拥有百达翡丽,仅仅在为下一代保管它。' '我们现在和瑞士比起来,最大的差距还是品牌的塑造和积淀上',倪海明说。手表工艺在两三百年前就已经完备,现在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创举。在过去的50年间,更精准更廉价的石英表曾打败过机械表,但上世纪90年代初,机械表重新赢得市场。在这个过程中,瑞士表确定了手表作为奢侈品的游戏规则,那就是把手艺化为文化,把历史转为时尚,代代相传。面对这样的格局,从某个层面而言,上海牌手表要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品牌,并不缺故事,缺的是与时代匹配的包装和营销。 '我们缺少年轻人才。'退休后被返聘回厂的张季尧说,车间里都是中年朝上的工人。采访中,处处能感受到对上海牌手表的一份深情,这份情,不仅属于那些制表工人,也属于这座城市,只是,需要添加一些更年轻的爱与创意。


僻静的榆林路上,由上海手表厂改制成立的上海表业有限公司门口,仍然开着一家上海牌手表专卖店。曾经很大的门市部随着时代的变迁,纷纷关张。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门面开着。小到足以忽略它的存在。这恐怕是全上海现存最老最正宗的门店———1960年,建厂两年的上海手表厂从高安路搬至此处,再未挪窝。在手表凭票供应的年代,这里挤满了各地的经销商。如今,往昔的热闹早已散去,生意清淡的门市部正在打折,最便宜的上海牌机械表,售价才300多元。曾经,'圆头白面'的上海牌手表售价120元一只,相当于一位普通职工3个月的薪水,是物资匮乏年代当之无愧的奢侈品。

只是今天,当我们面对技术更先进、经验更丰富的竞争对手时,才发现真正的奢侈品锻造之路充满艰辛。长久以來,制表工业多集中在瑞士或德国這些欧洲国家,幸而中国人有一颗永不放弃的决心,不断研究、改进及投放资源制作自家机芯、发展自家品牌,制造出自家陀飞轮,以及航天表!以新的形象、新的设计,迎接新的挑战!让我们们一起努力让这个历史悠久的老品牌在未来的时间长河中低调的绽放它应该有的光彩!

注:图文来源于网络


珠联璧合 秒至颠毫

高雅的生活空间,高尚的心灵底蕴,

高贵典雅的气质,是我商会平台为之努力的不二选择。



上海现代钟表珠宝商会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1299号三楼 邮编:200041

电话:021-52728536 传真:021-52751791 联系邮箱:zbsh1129@163.com

Copyright © 深圳手表价格部落@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