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手表价格部落

言表|男人的左拥右抱:表和豪车

TARGET目标2019-12-01 14:46:33


每个男人都有自己梦寐以求的终极玩物,有的人是豪车,有的人是腕表。有没有一种既可以满足男人对于汽车的机械幻想,又能满足他们对精巧极致追求的腕表呢?答案当然是:有。当百年灵和宾利、宇舶和法拉利相遇,当制表师与汽车工程师展开合作,便诞生出一件件极富史诗感腕间玩物,承载着四溢激情的机械灵魂,令人目不暇接。  



十九世纪下半叶,刚刚发明不久的汽车是欧美有钱有闲人士的玩物。而在此之前,已经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时计早已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他们整天开着车四处比赛,一块能够精确记录秒、甚至1/10秒的怀表成为他们必备的工具。随着车速不断提高,赛事日趋激烈,在赛车过程中从口袋里掏出怀表变得不切实际,赛车手们开始把时计用带子缚在腕上,时不时地瞥上一眼,有更甚者直接将表装在车上。手表就这样在赛车手当中流行开并演变成一种时尚。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腕表取代了老式的怀表而风靡全球。


由此可见,腕表的发展与人们生活的日常有着很大关联,与赛车更是密不可分。世界上每一个著名的公路赛道都有着与之关联的时计对应,这样的姻缘,想来也是修炼了生生世世的吧。它们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还不止于此,由于爱车之士大有人在,而这些人同样对表的迷恋也非同一般。于是乎,我们看到了现在许多制表品牌与汽车赛事的结合。废话不多说,赶紧进入正文吧!


公路赛篇


百年灵(Breitling)与勒芒24小时耐力赛(24 Heures Du Mans )



百年灵宾利巴纳托竞速计时腕表


作为赛车界的最主要耐力赛,“勒芒”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名字,自从首届比赛于1923年举行以来,除了二战前后的几年以外(1936年、1940-1948年未举行),勒芒耐力赛从未间断过。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一直是澎湃激情、名望及精度的代名词。宾利赛车与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渊源由来已久,1923年,宾利赛车参加了第一届勒芒赛 事;1924年,一辆排量3.0的宾利赛车首夺勒芒赛事冠军,令宾利汽车声名大噪;在随后的1927-1930年间,宾利赛车四次问鼎该项赛事,用极速书写这段赛车传奇的赛车手——“宾利男孩”们(The Bentley Boys)也随之扬名世界。百年灵宾利巴纳托计时腕表(Bentley Barnato)以“宾利男孩”中最著名的赛车手沃尔夫∙巴纳托(Woolf  Barnato)命名,荟萃众多优点,备受表迷青睐。表盘上累积计时器的红色刻度圈、旋转内圈上的环形测速计刻度尺,以及表盘上精细雕琢的环形纹饰突显其摩登时尚的动感外观,表圈上镌刻的精美滚花纹饰更显腕表纯粹的设计风格。


萧邦(Chopard)与一千英里拉力赛(Mille Miglia)



萧邦Mille Miglia 2013腕表


意大利的一千英里拉力赛(Mille Miglia)是二十世纪最具传奇色彩的汽车赛事之一。从1927年开始,车手们每年都要穿越意大利古老的托斯卡尼山谷。它不仅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古董老爷车赛,而且贵族气息十足,一路欢歌笑语、玫瑰鲜花及古罗马旧迹相伴,更有不少社会名流的参与,吸引了众多路人的目光。萧邦表与一千英里拉力赛的首次联姻可以追述到1988年。当时,萧邦表首次向一千英里拉力赛提供支持并在同年发行了萧邦一千英里拉力赛计时秒表。自那时以来,舍费尔家族参加了每一年从布雷西亚到罗马往返的一千英里拉力赛。1927至1957年间生产的所有的汽车都是无价之宝,它们沿着古老而又美丽的“千里”路线相互竞争,而萧邦也始终是这一传奇竞赛的忠诚伙伴。


豪雅(TAG Heuer)与墨西哥泛美公路赛(Carrera Panamericana)



1963年首款Carrera卡莱拉系列腕表


在墨西哥开车总是充满惊险刺激。即便不是参加公路车赛,仅仅是驶上卡莱拉泛美(Carrera Panamericana)路段,就会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项在中美洲地区举办的汽车马拉松赛是上世纪50年代世界上最著名的公路车赛,与一千英里拉力赛(Mille Miglia,意大利)和塔格福罗里欧车赛(Targa Florio,西西里岛/意大利)并称三大魔鬼赛事,也是各大汽车厂商比拼和展示的大舞台。人们原本计划把美洲的这项超长距离车赛的起点和终点定为最北端的阿拉斯加和最南端的火地岛,墨西哥作为中部赛段最先建成通车。全程赛段的起点是位于南部热带雨林的图斯特拉古铁雷斯(Tuxtla Gutiérrez),终点是墨西哥北部的华瑞兹城(Ciudad Juarez)。 


泰格豪雅(TAG Heuer)与赛车的深厚渊源可以追述到1963年,当时杰克·豪雅(Jack Heuer)推出以传奇赛事“墨西哥卡莱拉泛美公路赛”(Carrera Panamericana)为灵感的TAG Heuer Carrera(卡莱拉系列)。他在脑海中构思出了一款标志性的经典设计:开阔、易读的表盘以及能足以耐路面磨损的抗震、防水表壳。于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系列由此诞生。1973年,法拉利车队骄傲地将泰格豪雅(TAG Heuer)标志印在其312PB车型上、2009年泰格豪雅(TAG Heuer)与标致车队合作、2010-1013年牵手奥迪车队助品牌赢得五个冠军头衔,这些都是泰格豪雅与汽车赛事缔造的传奇


赛道赛篇


宝珀(Blancpain)与兰博基尼挑战赛(Lamborghini Blancpain Super Trofeo)



Blancpain宝珀L-evolution系列大日期双追针飞返计时码表


2009年,经典时计的缔造者、瑞士顶级腕表品牌Blancpain宝珀成为传奇跑车制造商兰博基尼的合作伙伴,荣耀冠名顶级赛事Super Trofeo超级挑战赛,并自此逐步在世界范围内展开对诸项赛车运动的热诚投入,展现了这位“经典时计的缔造者”追求速度与卓越的澎湃激情。而在Blancpain宝珀六大系列家族中,设计现代、充满动感的L-EVOLUTION系列,以融合尖端科技与传统制表工艺的时计艺术,完美诠释了品牌永领制表巅峰之速的极致追求。


宇舶(Hublot)与法拉利挑战赛



宇舶成为法拉利的全球战略性合作伙伴


法拉利与宇舶从2011年合作至今,宇舶不仅是法拉利品牌活动的独家制表合作伙伴,还是法拉利挑战赛的官方计时以及法拉利车队的官方腕表,让热爱跑车的人观赏意大利超级跑车时,也不会错过来自瑞士制表品牌的精美时计。


2015年,为庆祝品牌Big Bang系列诞生10周年,宇舶表与法拉利联手呈现两款全新腕表,分别是Big Bang法拉利黑色陶瓷腕表和Big Bang法拉利灰色陶瓷腕表。“表”如其名的Big Bang法拉利黑色陶瓷以充满传奇魅力的法拉利红色加以装饰;Big Bang法拉利灰色陶瓷的灵感则源自史上著名车队NART(北美赛车队)制服设计。两枚时计的各个细节都彰显着其与汽车世界的亲密关系。



宇舶MP-05“LaFerrari”蓝宝石腕表


今年,MP-05“LaFerrari”蓝宝石腕表为宇舶表开启了品牌历史新篇章。腕表的流线型设计受到法拉利FXX K超级跑车的再次启发,由宇舶表机芯设计师、制表师与法拉利设计总监Flavio Manzoni的共同协作完成。其独特的机芯添加了超轻型碳成分,最终成就了这款仅重53.5克的超轻杰作。具有复杂三维结构的蓝宝石透明表壳为机芯提供了绝佳空间,机芯就如同悬浮在以蓝宝石雕琢而成的表壳之中。内部的11个发条盒如脊柱般排列成行并彼此相连,不会彼此影响又能够彼此支持,动力储存能够达到50天之久,这些特征令这款腕表成为卓越无比的概念腕表。


万国表(IWC)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



IWC万国表品牌大使汉密尔顿


自2004年10月始,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 Team)建立了合作关系,因双方对完美极致的探索和对顶级性能的追求,又于2013年结盟成为全球合作伙伴,IWC万国表成为车队的“官方精密工程合作伙伴”,自此联袂征战无数的一级方程式赛车运动和经典汽车赛事。今年赛季倒数第四站的F1美国站刚在上周日落幕,IWC万国表品牌大使汉密尔顿以1分34.999秒的成绩打破纪录,勇夺美国站胜利,完美迎来运动生涯中的第50个胜利。


劳力士(Rolex)与迪通拿大陆赛



马尔科姆•坎贝尔爵士



1963年首款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


劳力士与赛车运动的结盟可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当时英国的马尔科姆•坎贝尔爵士佩戴蚝式腕表,驾驶打破陆地速度纪录的蓝鸟汽车,以484公里的时速创造了历史,被称为“极速之王”。1959年,劳力士向迪通拿国际赛车场的创始人老比尔·法兰斯赠送了一台日昝仪以庆祝他的新场馆开业,开启了劳力士与迪通拿之间牢固、持久的关系。说道迪通拿,第一届“迪通拿大陆赛” (Daytona Continental)于1962年举行,仅一年之后,劳力士即推出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几乎与赛事同时诞生,而两者在此后也一直相伴相随。

相信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Dream car和Dream watch。当腕表与豪车的跨界合作,一款绝妙的豪车腕表便整装待发。


  本文版权为瀚彰传媒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下载使用、复制或建立镜像、链接。



Copyright © 深圳手表价格部落@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