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手表价格部落

分析 2016年国际钻石行业状况总结

珠宝创投会2019-12-09 12:19:18




作者 | Brecken Branstrator

来源 |  National Jeweler


产业链中的参与者普遍认为,融资缺乏,利润下降,以及竞争加剧,是目前钻石行业面临的一系列挑战。


钻石原石的价格居高不下,但企业融资则处于历史低位,利润鲜而有之,而美金的竞争力不断加强,消费者在“如何花钱”的大问题前,面对是各种花钱的诱惑。


在多年各自营销自家钻石之后,现在整个行业开始一同努力。新成立的「钻石生产商协会,Diamond Producers Association」(DPA)正推动一个营销活动,旨在于千禧一代中提高钻石消费的需求。


五年多来,「真如珍罕,真为钻石,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是首个全行业的营销活动。DPA经过对千禧一代的调研,发现年轻一代也受到钻石的吸引,但她们需要的要比一个朗朗上口的口号来得更多。


DPA首席执行官Jean-MarcLieberherr表示:“我们正创造关乎钻石的新语言、新话题,想更为现实地贴合当今消费者的要求,不过这还是前路漫漫……”


“现在,我们需要重塑钻石的推广,使其与年轻一代能够紧密相连;我们还须确保钻石能够成为具有潜力的投资品,并产生合理的回报。当然,钻石营销的其他方面约需要顾及,像是产品的设计、与客户的沟通,再到实体店消费的特别经验,这些都会很重要。”Lieberherr表示,新的系列营销已然开启了好头。


“每年,品牌推广的成本愈发提高,这是一个哪里都不讨好的恶性循环。行业当下应该注重的是为钻石的需求打下夯实基础,创造情感的链接,将其投资周期变得更长一些。”


合成钻石的争议 

The Great Lab-Grown Debate


尽管各方的营销力量得到统一,但是树上还是掉下来一颗酸葡萄。据Bain & Company Inc在2015年发布的全球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中表明,真正的奢侈品消费已然放缓:由于经济增速放缓,个人奢侈品市场的销售增长放缓已成“新常态”。


在个人奢侈品的具体门类中,包括珠宝首饰在内的硬奢侈品收缩3%。也许唯一的好消息是,由珠宝引领的硬奢侈品区块,按恒定汇率结算则增长了6%。


Bain归纳的原因中,有一条是价格铭感的奢侈品的购买者,正“平衡奢侈品价格和其实际价值”。那如此一来,一些年轻的买家觉得合成钻石“性价比”高过矿产钻石也就不足为奇了。在DPA的报告中,千禧一代所渴望的“真实的联系”,并不完全指向那些从矿区中出产的钻石。




作为信息渠道丰富的一代,这些新客户对钻石有着不同的看法,其中一些人为矿产钻石对环境有害、或是在挖矿过程中存在各种不道德的行为。尽管金伯利进程和业内组织现在已几乎完全杜绝了冲突钻石的贸易,但是从血钻时代留下的那些触目惊心的画面和故事,还是徘徊在人们的身边。


在这场人造和天然钻石的博弈背后,Morgan Stanley的相关项目预测,在2020年,合成钻石的销量将占到较大克拉钻石销售的7.5%。然而,实验室生长的钻石要真正影响破坏到采矿业似乎还不可能。


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NeriTollardo表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合成钻石最终找到自己的利基,增加了钻石珠宝市场,而从矿业公司那里分一杯羹。”


DPA的Lieberherr也对此表示同意,认为实验室合成钻石和矿区出产的钻石,分的不是同一个层次的钱。“将钻石形容为简单的分子式,并认为它的美丽和持久能够通过认为制作,消费者们是不会买账的,”他补充说:“对于所有以技术驱动的人造品来说,人造钻石的价值会逐年下降——它们既不罕见,也不珍贵,如若将工厂建立在中国这样生产能力完备的地方,生产成本将进一步下跌……我们的研究表明,大部分考虑购买合成钻石的顾客主要还是出于经济问题。也许会有一场价格战,但钻石本身还具有情感价值。当然了,这都取决于客人最终想要什么?”


最近加入21-Member International Grown Diamond协会的钻石制造商和供应商Stuller Inc.,日前同时销售天然及人工合成钻石。公司副总Stanley Zale表示:“我觉得销售合成钻石更像是扩展我们业务的一种方式,是公司出于产品多样化的考虑。这是为我们客户提供更多选择,合成钻石拥有不同的价格点,客人们可以花更少的钱,买更大的钻石。”


2016年,关乎合成钻石的争议日渐突出,其中出现了许多问题和情绪——正如Zale的担忧那样,人们会把天然钻石和合成钻石混淆。


“产品就在这里,不管有没有人喜欢。我意识到,这给一些人带来了问题和担忧,会不知道我们行业的未来会在哪里。但我们可以通常积极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凭借一定的影响力,为客人们带去最好的结果。”


目前,合成钻石仅占Stuller总体钻石业务的极小比例,如果合成钻石确有其利基,那也许是值得全行业认真考虑的。


小东西,大问题

 Big Troubles in Little Goods


尽管像Stuller还有其他的一些良心企业会确保各自钻石及产品的信息公开,但市场上还是有小部分CVD合成钻石暗潮涌动,其源头难以验证甄别。这些小石头造成了小克拉钻石原石市场的紊乱,并在线上平台销售往来。这显然不是整个行业所希望看到的麻烦,毕竟光是资金和利润就已经太耗心神了。


Harari表示,经过2015年的艰难度日,钻石价格已经平均上涨了15%,于去年底位于一年最高位。裸石贸易的大部分利润来自短期贷款和高溢价率,这比做首饰来卖更好些。2016年8月,De Beers的看货会,销售额上涨5.8%与去年同期不反降的尴尬形成对比。


小克拉CVD合成钻石的涌入,会导致对大克拉、昂贵钻石的需求下降。Harari认为,如果刻面钻石境遇长此以往,那行业可能要再次见证刻面钻石价格下降,珠宝零售商不再购买裸石等一系列问题。



南非金伯利矿区的现代矿场,原为De Beers所有,现由Petra Diamonds和Ekapa Mining共同所有,转让价格约720万美金


首先受伤的是矿业公司,低收入会直接导致“不经济的矿区”关闭。第二受影响的层级是钻石制造商和刻面精钻的卖方,因为他们要维持库存的价格水平,而便宜的商品会很快会充斥整个市场。


“制造商的问题在于利润,尽管此前他们就会在下游零售商和顾客周旋,,钻石价格具体多少都可以商量,但现在的境遇可能会不太相同了。”


缺乏资金支持对于钻石管道中间环节的那些企业尤为麻烦。


总部位于伦敦的渣打银行就在2016年6月关闭了其钻石和珠宝业务,并要求那些在安特卫普和印度的客人支付保证金或是提供等价值的抵押品。该银行先前受到Winsome Diamonds & Jewellery的违约严重打击。安特卫普钻石银行及以色列国民银行也相继退出业务,转而专注于行业透明度更高、风险较小的行业。


最近,以色列第一国际银行削减了中小企业的信贷额度,其直接作用虽为像之前那些银行的动作那样巨幅,但是也引起了不小的担忧。


“FIBI是以色列所有银行中,借贷钻石行业最小的一家,”以色列钻交所总裁Yoram Dvash表示:“这次它们收紧放贷让我们不太满意,但此举影响相对较小。然而,这个问题是全球性的问题,我们必须在国际层面上解决这个问题。世界钻交所联盟正在研究这个问题,我希望我们能够改变银行对待全球钻石行业的方式。”


作为一个钻石制造商,Davash明白其中深意。而在零售端,似乎也亟待做出一些改变,这些改变应该更为专注,而不是为了讨好所有人、做到所有事情。“钻石公司可以像超市一样卖任何东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每个公司都该开始发展自己的利基,并在此基础上做得更好。”


金融风险依然存在,奢侈品消费下降亦是趋势,而事情的面貌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它——这个行业正在接受包括合成钻石在内的诸多挑战,但我们大家都需要携手并进,乐观面对,而这才是真正珍贵的。




本文来自于宝界,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加珠宝创投圈发起人好友(微信号cheeryoung)交流。点击查看宝创圈年度好文合辑《读懂中国珠宝业,宝创圈这些干货少不了!》


CEO必修课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取产业之势、明经管之道、优操作之术



珠宝创投圈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互联网+珠宝实操智库,珠宝运营管理干货一手掌握


东哥@宝创圈

▲长按二维码“识别”加好友

珠宝行业资深人士,宝玉石供应、咨询、投融资对接



Copyright © 深圳手表价格部落@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