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手表价格部落

愿时光不老,和你再在霸王河一中走一走

兮子凤凰Phoenix2018-11-11 11:10:54

点击兮子凤凰{上面蓝字}关注我哦




作者  李成芳    乌兰察布市卫生系统工作者     乌兰察布市作家协会会员


混混沌沌的假期还是过去了,本以为这个四周的假期有点长,急迫的盼着开学,期望进入状态。

 

可是跨年的前前后后让时光悄然从指缝一丝丝溜走。

 

一起走在街道上牵着他的胳膊不知是想寻找呵护还是被呵护的感觉,于是仰望他痩削但是有着男子汉的脸颊让自己快乐着想要骄傲起来。

 

由一点点的婴儿到如今何尝不是一种快乐,一种最贵的珍宝。

 


家就是让人神经和心身像一松了发条的机械表,突然就不正常行走了。

 

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前行,孩子和我每天都像疲乏的倦猫,卧在阳光下。我有睡不醒的觉,催促孩子他更是懒羊羊,爬在手机上像一只小网虫。我的饭菜突然没有了可口的感觉,当一个人神经一放松了似乎所有的灵感和智商就随之降低,思路近于空白状态,是不是他亦如此?

 

刚过了年就想带他回到小屋,可是孩子对家的眷恋永远甚于学校。像一只知更鸟躲在小屋里梳理他的羽毛。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于是只好抚摸他的脑门再沉默离开。

 

元宵节的当天来了小屋,小屋的温度像热带气候一样热情,可惜没有雨林。一进入楼道就有一种呼吸被逼回的感觉,屋子的墙、地板、衣被都是热乎乎的,像在烈日爆晒下。该是40度的高温,把所有的窗户打开让三月的风吹进来,突然感觉北方的风并不料峭。

 

来了小屋两天安静的时光让他感觉孤独,让我感觉时间一下漫长起来,而让我却突然精神起来。

 

午后睡醒的时刻,突然想拉着你出去走走,你暖暖的笑着说,你才不愿意出去呢!恨不得我一头钻进作业里。我说真的,和你去学校周围走一走。风有点大,两个人绕这学校的二分之一外围到学校北边的超市,找点好吃的但是有点遗憾没有,但是回来突然食欲有了,我把旧饺子重新汆了一下,放点紫菜虾米西红柿你说好吃。我开心了起来,喜欢你说饭好吃。

 


第一个晚自习孩子背起重重的书包,表情一下匆匆的样子。往书包帮他放了一杯水,他感慨说该上新的征程了!我心紧了一下,说是的,只有90天了,他说盼望高考赶快来到,我问为什么,没有回答,他有着压力,等考了就释放了。

 

我知道不能再给无形之中的话语了,无论想解压还是其他,对心事重比较乖的他都是一种压力。

 

因为作业没有完成,我责备了好多天他比较沉重。话语都是弱弱的,我想改变却感觉自己的笨拙和无力。

 


看着孩子瘦瘦的肩膀感觉好像已经挑上了担子,一头是梦想,责任,迷茫,一头是善良,爱,忍受。

 

每个父母在孩子小时候都托着他就像托着明日的太阳,把所有的温暖和力量给予。

 

每一个笑容都能融化所有,每一次哭声都牵着心扉。

 

有时候特别希望孩子没有担子挑,可是没有谁不会在未来的路没有挫折和经历。

 

给他担子里放一点砝码就会难受一次,怕分量重却又怕没有分量。

 

于每个人的幼年就像风浪里的船,撑船的不是自己是父母,自己可以安然无恙。

 

等有一天被父母推到江心,风高浪大也许会让身体和心不适应。

 

可是每个人都要下海,都要负重,就像边挑担子边走路,边奋力游边找渡口。

 

每个父母就是摆渡人,一生渡自己也渡孩子。从出生的哪一刻起,只想向上天祈祷安康度一生。

 

又像一个有翼带尾的鱼,一生在游。从此岸到彼岸。

 


有时候很沉重,虽然小心翼翼,还是打破了孩子的快乐,因为在陆地必须自己登高,在大海必须自己游泳。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是水陆两栖者,或狂奔或搏浪都应付自如,而不是随波逐流。

 

看着他的担子却无法接替,因为没有谁可以替代谁的人生,如果能只能做一盏灯。

 


无论任何父母能量大小,只能是给予的路灯的光芒不同,有的是昏黄的油灯,有的是七彩霓虹灯,有的是如昼的日光灯。

 

有能力的父母也许会让孩子的眼睛寻找路会清晰可见,能力弱的父母会使孩子在黑暗中摸索。

 

可一样在前行,在行走中强大。目送离开的背影,心一样不舍可是必须放手。


长按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Copyright © 深圳手表价格部落@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