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手表价格部落

表侠玩表: 高清无码谈手表界的自产机芯营销

表侠玩表2020-12-02 13:35:59

大家好我是表侠,致力于为您提供最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腕表服务。表界深似海,我会用我的专业和专注在您玩表的大道上为您一路填坑。用最公正客观的态度去评价每一块腕表。很多朋友可能还不知道我,可以搜索:表侠玩表

友情提示:此文解构营销中常谈的“坚持”和“百分百原厂”,四千多字,很费脑力,腿抽筋儿的可以先退下了


最近一两年我耳边常听到朋友们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极为严肃,虽然感激大家的鼓励,但有时,我想笑。

“坚持”被各种商家、媒体碰上神坛,好像只要说一个人一个公司怎么怎么“坚持”,一下子就高大上了,一下子就倍儿牛逼了,一下子就充满神性了,而这,显然是一种学前班语文没过关的弱智体现,“坚持”是一个动词,或者也可以是一个名词,但它从来不是一个形容词,它本身并不具备褒贬的任何意思。


市井流行的心灵鸡汤“坚持”,在我看来分三个层次。

最幸运,最开心的“坚持”,莫过于“过去是肯定的,未来也是肯定的。”这,就是那些所谓的百年老店一直持续的原因,过去生意挺好,在可见的未来,生意也还不错,那么,何必不“坚持”下去呢?“坚持”走下去,就是最佳策略

次之是看得到黎明的“坚持”,“过去被否定或者起码没有受到肯定,但未来是被肯定的。” 这就好比很多中国手艺人,原本半死不活都没有人搭理了,但也没有别的路,勉强凑糊口过日子,在过去,是没有被肯定;但未来前景看好,被市场包装,有饭吃还有BBA和大别墅,所以说,传统手艺人又“坚持”了下去

最悲观和可悲的“坚持”,是“过去被肯定,或者也被曾否定;但未来,肯定是被否定”。很多人都是说“坚持”不易,我反而觉得,很多时候及时放弃才难。这种“坚持”还有一种最日常的表现,就是枯燥的婚姻生活无法结束和改变,因为改变现状的成本太高了,屈服于现状,凑合过一生的人,不是大把大把的吗?另外,无论是股票还是赌场及时止损退出的人永远少,凭着惯性走下去“坚持”的是绝大多数。人是一种极度不愿意否定自己的物种,因为改变本身,往往意味着对否定过去的自我,极少有人乐意否定自我。将错就错,永远比及时改正更难。人们习惯惯性行动,就像一辆车一直向前开是简单的,拐弯很难。准确转弯远远比一路走到黑需要更大的勇气,更大的能量。明明是将错就错死不悔改,却喜欢将之美化成“坚持”,这其实是人类的自我心理保护,自我安慰、和行为合理化。


其实稍加认真思辨就会发现,上述这些这叫坚持吗?这特么不叫坚持,所以我前边都加了引号。这叫持续。持续和坚持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坚持是排他的,也即,面临多重选择时唯独选择一条路,并且往往是明明有更优策略的选择,却因恪守于某些信念,理想,毅然决然于眼前这条荆棘之路,这,才是真正的坚持


1638年,清军大举进攻,十一月进攻高阳,清兵说,只要孙承宗带领高阳县城百姓投降,就可以免去屠城的杀戮,一代天骄孙老师何许人也?去你奶奶个孙儿,举耄耋之躯,御百来位家眷老小,率领高阳县城民众守城御敌。明明可以保命,却为了信念,忠诚,尊严,命都可以不要,这特么才叫坚持

1941年,76号特务把张伯驹给绑了,问潘素要200万赎人。潘素一时筹不出200万巨款,绑匪就提议要拿“平复帖”“游春图”做抵押。潘素真美貌奇女子也,立马儿交出珍贵古董换人回来,固然是最快解决方案,但她坚持托人说项、找人筹钱,无论如何,古董是不可能交出的,“画是张伯驹的命,假如我拿画把他换回来他也不会要我了。”这个坚持最令我感动,每每念及,都眼眶湿润。

再意淫一个栗子:比方说我其实是一个巨屌无匹的码农,只要是稍微一使劲儿就能变成马化腾,但我没有去做码农,因为我爱钟表,坚持做一个笔耕不辍的评论者,哪怕没有掌声、不可能上市。这才叫坚持,这才叫有理想有信念有信仰


而事实是,世间所谓“坚持”者,明明是没有更好的路可以走,明明是除了延续固有的道路别无他法,明明固有的这条路其实已经是利益最大化的,这还需要坚持吗?傻子才不继续啊,这踏马叫啥坚持啊?这叫延续,持续。所以,在公众对积极向上的心灵鸡汤的饥渴下,媒体们热烈地鼓吹着日本那些百年老店,是如何“坚持”,其实都是忽悠。他们没更好的选择,做寿司的做不了共享单车,做牛肉的也做不来互联网电商,持续——的意义——在于,是将自身利益最大化。世间太多被称之为“坚持”的行为其实仅仅是“持续不断”,是在保持固有利益最大化不得不做出的抉择。有人说了,那人家还是很牛逼的啊,人家不是一直在“坚持”最高水准吗?其实确切地描绘,是保持一贯的顶级水准,谈不上坚持。做和牛的百年老店今半,如果水准沦落到吉野家一个鸟样儿了,他还能“坚持”下去?不可能的啊。保持一贯的顶级水准,也是利益最大化前提下不得不的选择。一个套餐一两万两三万日币,你不保持顶级水准,谁特么去啊?这有毛值得吹啊。


很多“坚持”其实是延续、持续和保持,只是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

而坚持则不是。坚持,乃是将理想主义最大化,不顾一切,我行我素。

把持续和保持概念混淆,武装成坚持到处兜售,是侮辱老百姓的智商。

把“坚持什么什么”当成一种宣传噱头,除了叫消费者买单之外,也只是还能叫消费者热血沸腾唤起了他的“梦想”,以为自己只要坚持不懈地种地瓜,有一天也能变成褚时健,但手表行里,还有一种商业营销,真是叫人入了魔道的。

几天前有人在“表叔问答”里问,劳力士指针是不是外购的,我说好几年前我参观劳力士工厂的时候品牌的人说是外购,现在是不是我无法确定。他又问我劳力士还有什么不是自产的,我说表盒啊吊牌呀应该也不是吧。很多消费者对于是不是“自产”非常着迷,其实是深受媒体宣传钟表商业知识的恶果,说句贼难听的,花几十万几百万娶个媳妇都不知道是倒了多少手、多少个零件是原装的,现在才花几万块买个手表,就非要锱铢必较地研究明白它的指针是不是自己工厂生产的,有毛意义?


所谓的自产机芯牛,自产机芯好,其实是在千禧年之后(甚至是更之后)某些品牌PR人员憋了好几天憋出来的大招儿,这个噱头本身是非常商业和无知的,和前边提到的假坚持一样,自产机芯或者百昏百全零件自产只是一个中性词,自产≠好,换言之,外购机芯的表≠不好。完全自产和产品水准之间并不存在必然联系。今时今日,小到苹果手机,大到法拉利,也没有百分百自产这


百达翡丽Ref.5970的背透机芯

表款之优劣,正如我们每个公司做产品一样,只和定位,设计理念以及设计合理性、先进性,零件加工精度和修饰精度、整体的装配精度、以及最终的QC(质检)程度相关,百达翡丽的3970/5970计时万年历用的是LEMANIA的基础机芯,这枚并非表王完全自产的计时机芯,放在今时今日看,有哪个品牌哪个机芯敢于站出来说比它更优异水准更高?一个儿都没木有啊。

“远古时代”,比如宝玑大师本人夹着皮包兜售个人作品的时代,钟表压根没有自产或者OEM的概念,那个时候要么一个人干到底,要么是几个哥们儿兄弟一起干(有的负责机械部分,有的负责外壳),大型机器批量加工根本不成熟也没有土壤,没有那么多高级机器可以用,你不自己拿个小工具在那儿鼓捣,你怎么办呢?另外,整个市场是很有限的,在有限的市场情况下,谈不上流水线,谈不上大批量的生产。如论是供给方、还是需求方,都注定了早期的钟表是个高级玩意儿,都算“自产”,或者说,都接近于“孤品”。

后来工业革命,也就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整个时代对精密计时的需求更加强烈了,机械加工也发达了,那么,分工、流水线、批量加工这种生产方式就上来了。有的工厂主要批量生产表壳,有的生产指针,有的生产摆轮,有的生产螺丝,大家分工,流水线作业,产量提高到了可以满足需求的程度。尤其是二战时期,大家要协调协作才能保证战事需求,不协调协作加班加点,前线的战士们不都懵逼了么。

再之后就到了钟表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21世纪的开头,为啥大家都又吹嘘完全自产?很多品牌纷纷并购各种零件加工商或者自己重新建厂,开始搞自产?早期是有些品牌拿“自产机芯”作为商业噱头还挺成功确实是事实,但这倒逼品牌加快自产机芯的进程了?并没有。自产与不自产,遵循的最基本原则,是品牌的利润最大化。当市场需求或者说产量、销量达到一定的程度,全部自产所有的环节更有利于成本控制,也即可以将利润最大化。自产机芯算什么呀?现在的很多品牌,不是连终端零售都抢着自己做了?马上人家连媒体通路也都自己做了呀。

要经常回顾历史,才能发现商业吹嘘面纱后的逻辑。从最初的小手工作坊,到流水线生产,再到今天的“产业一条龙”,其实是完全吻合整个时代的变迁。

那些独立制表人显然无法A-Z全部自产,但这并未影响他们严谨和忠诚地表达超然的钟表技艺、卓越的钟表理念、和奇货可居的市场价值,Philippe Dufour的作品以整体论自产程度不算高,但这不影响它不可一世,屡创新高,炙手可热。

百达翡丽从1930年代的Ref.96开始自产机芯,早期Ref.96也有用积家大三针的作品;后来改为自产机芯,可谓是用自产机芯的先行者。百达翡丽在古董手表时期的自产机芯系列尽管不能说多如牛毛但也相当丰富,打底的就有十几二十种,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这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百达翡丽的手表当然也有用外购机芯的经历,如基础计时机芯;基础超薄机芯;昙花一现的轨道自动机芯。这些小众中的小众就像纽扣点缀西装一样不足道,那么,自产不自产的逻辑是?


所有版本合计3000只的百达翡丽Ref.5100表背照

千禧年,百达翡丽推出了一款限量表Ref.5100,十天动力,造型根据古董表款改进,这款限量表做了3,000只,机芯是完全新创作的Caliber 28-20,做完了事。听着数量不算少,可要知道,一枚机芯它铁板钉钉地只做3,000枚,做完收工不再产,这是极度夸张的成本付出。虽然这枚机芯的“顶配版”带陀飞轮的Cal. TO 28-20还在悠闲地卖着,但小三针十天动力的说没就没了。纵观表坛,这种案例史无前例,但却后有来者。

因为百达翡丽品牌175周年更狠。听大佬们聊天说虽然5175是皇者至尊,但排名老二的5275一样、甚至更值得追,因为当时已传出5175不会只做个位数,同机芯改头换面还会继续卖一卖“摊平成本”;但神一般的5275就不会再做了。限量175只的5275用全新32-650 HGS PS机芯,跳时自鸣,研发一枚机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何况是这样一枚非常独特的相当复杂的机芯,结果只做了175枚手表,做完收工、不再做了,这种做产品的模式在今天,堪称自孽


175周年纪念款百达翡丽Ref.5275

2005年推出了CHR 27-525 PS手动追针计时机芯,成为彼时乃至今天都最难做、最顶级、最美的手表追针计时机芯,一举占领了计时表的最高地,俯视众生,高高在上。2006年推出自动计时机芯CH28-520,表王终于也有了自动计时表了。2010年,终于推出了纯手动计时机芯CH 29-535。咦,好玩了,这几个时间节点看起来都相当的晚啊,不就是“前几天”的事


搭载CHR 27-525 PS手动追针计时机芯的百达翡丽Ref.5959表背照

但如果我们把同类品牌(如果勉强有的话)拉出来类比就会发现,其实每一步百达翡丽都走在了时代前沿。所以说,品牌做一个产品,是不是完全自产,这只是出于品牌自身的需求问题,有竖立江湖地位的需求,有盈利或曰缩减成本或曰扩大产量的需求,有满足表迷或自我满足的需求,总之,有了需求就会行动,正如有了欲望就会勃起,对于百年老店,自产根本不是个难题,只是需不需要的问题。

再说了,自产就一定牛逼吗?不一定啊,沛纳海的表款里,P3000机芯的表,哪一个比外购MINERVA机芯的更强大?

从上世纪 90 年起,ETA 开始大规模建机芯装配厂,逐步把组装机芯的业务控制在自己手中。1998 年到 1999 年,ETA 的装配能力已经接近销售总量,于是开始酝酿扼杀装配厂的计划。2002 年,ETA 宣布开始减少并很快停止机芯组件的供应,当即引来下游组装企业的不满,Sellita 和 La Joux Perret 联手向瑞士竞争委员会(COMCO)提出申诉。一年后,COMCO 裁决 ETA 必须采用递减形式,最快在七年后断供,让相关企业有时间调整业务。


ETA 的组件断供政策,使很多钟表品牌感到后怕,纷纷投入巨资开始研发自己的基础机芯,以摆脱对 ETA 的严重依赖。2003 年,Sandoz 基金会投资成立了 Vaucher 机芯公司,两年后历峰集团也建立了 Valfleurier 来协调集团内各品牌的机芯研发。一些高端小品牌则纷纷投入自产机芯的热潮中。

Manufacture,原意为“自主制造”,没有什么奢华或高贵的含义。可几乎在一两年间,成为钟表业,特别是高级制表品牌的精神图腾。其实,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前,整个钟表行业中并没有哪几家算得上是真正的自主制造商。除了朗格、芝柏、真力时、伯爵、积家、宝珀、宝玑等和几个日本品牌外,其他品牌都还得从机芯供应商手中购买机芯组件,哪怕只有一两款,譬如劳力士的 Daytona。

实际上,任何一个成业态的行业或工业,都是有合理分工的。这就好比米其林的名厨,只要专心做好大厨就行了,完全不必去养猪、种菜。从历史上看,真正的好机芯,也都普遍被大牌们分享,而且数十年来都相安无事。

比 如 :


1941 年,Valle de Joux 的小机芯公司 Lemania 推出的一款CH27(27毫米)计时机芯 CH27/2320,是计时表中的传奇之作。


1942 年,欧米茄将 CH27 用在计时表中,

改名为 320 和 321,

在 1957- 1965 年间开始装备超霸,

还出现在 1965-1968 年的超霸专业“月球表”中。


上世纪 80 年代,

百达翡丽在万年历计时表 Ref. 3970 中

采用了 CH27-70Q,

之后,让这枚机芯更家喻户晓的是

大热门 Ref. 5070 和追针计时 Ref. 5004。


江诗丹顿的历史名作计时表(Calibre 1142)①、

爱彼 Jules Audemars 陀飞轮计时表 ②

也都享用了同一个机芯平台。


1992 年,Lemania 和宝玑合并,

而 2320/533.3 顺理成章

成为了宝玑计时表的主力机芯。

1967 年,机芯供应商积家设计了一款自动上链的超薄机芯 Calibre 920。


这枚带有全尺寸中心转子的自动机芯厚度仅为 2.45 毫米,这在当时很了不起。为了实现极薄的机芯厚度,机芯背部设计了一个环形轨道,并用四个红宝石滚轮让它保持运行稳定和顺滑。复杂的结构,使其成本很高,积家自己都用不起。于是,这个杰出的机芯便成为大牌的猎物,被爱彼、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瓜分了。


爱彼将其称为 2120,

用在皇家橡树和一些超薄款式中。


江诗丹顿称其为 1120,

用在万年历和简单款,

包括去年的纵横四海白金超薄款中。


百达翡丽的 Calibre 28-255

则出现在早期鹦鹉螺

和 Calatrava、Ellipse 中。

这些都是令行业自豪、令表迷心动的往事。如今,钟表业自主制造成风,大家都热衷于开发自己独家的机芯,而科技高速发展带来 CAD 计算机辅助设计和 CNC 数控机床的普及,也助长了品牌各自为政的潮流。


并不是说自主机芯不好,而是和批量生产的供应商机芯相比,自主机芯需要产量和时间上的积累,才能逐步成熟。如果以 ETA 为标杆,在稳定性和可靠性上,能与之匹敌的,我觉得仅有劳力士。劳力士在机芯上有口皆碑的成就,也仰仗于它巨大产量的连续多年精益求精小修小改的处事原则。

于是,很多生产商既看中大批量带来的稳定和可靠,又想要尽可能地专属、独有,以获得更高的利润。对这样的需求,解决的方案就是小型机芯供应商或集团共享供应商。譬如 Soprod、Technotime、La Joux Perret,或是更高端的 Vaucher。对一些大集团而言,整合资源,建筑共享平台是个更加现实的做法。LVMH 可以尽量优化分配真力时的资源,历峰的 Valfleurier 机芯厂中,夜以继日地生产沛纳海、名士、万国的机芯,而看到市场上出现形同姊妹的卡地亚、伯爵自主机芯也无需大惊小怪。

面对市场上对自主机芯的狂热追求,ETA 也在努力尝试:为欧米茄,专门设计了新一代同轴擒纵的高品质天文台机芯,去年又开始升级到带有超级防磁功能的至臻天文台机芯,占据了工业化机芯的顶端,严格算来也属于自主机芯之列。

人的本性,都是趋利避害的,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丢人和可耻。哪怕日本最近“钢材案”以及引发的“汽车案”也被媒体大肆渲染,尽管其行为确实很害人,但这完全没有超出人类的想象,以更低的成本实现更高的利润,是每一个以经营为目的、以利润为目标的企业的天职。作为一个活着的个体,是和大众一起融入一场场高尚语词的集体狂欢,浸泡在色彩斑斓的虚幻里尽情意淫,还是冷静、甚至偏执地试图独善其身,穿透现象看本质,是每个人的选择。可以这样说,思考,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真的是几乎唾手可得、成本最低、也最值得做出的坚持。

想起一次和孙某的对话,“这是一个很烂的时代,我不知如何拥抱它,所以我只能选择冷眼旁观。”


本文黑白摄影来自于摄影艺术家克劳迪·斯鲁本


Copyright © 深圳手表价格部落@2017